呦呦鹿鳴

[阿吽]從及川家走出來的是誰?



只是一個渣渣的阿吽腦洞

其實我是及岩黨,但感覺這篇的攻受感不明顯所以是阿吽啦w

我想小岩和及川既然是幼馴染的話到對方家吃晚餐然後在門鈴響的時候去替對方開門應該也是很平常的事(? 畢竟我在我的竹馬家吃飯時也是這樣的w 但有次把其他朋友嚇倒了ww

所以也想寫寫看被阿吽嚇到的青城眾人w

正文GO!!!








「及川さん的家到底是怎樣的呢⋯⋯有點兒緊張」

「誰知道⋯⋯我只想快點回家。」

「別這樣啦國見~ 這可是第一次拜訪我們那笨蛋主將的家喔~」

「切⋯ 不過是給掉三落四的及川さん送回他的錢包罷了。」

「還好明天是假日,不然我才不會來當速遞員」

「喂一分鐘前我才聽到你説很期待及川さん的母親的容貌啊矢巾」

這是一個週五的晚上,青葉城西高校排球隊的部員正在前往他們部的主將——及川徹的家。至於事情的起因,要回到二十分鐘前⋯⋯



二十分鐘前青城排球部社辨

「今天的訓練辛苦大家了~ 回家要好好休息別讓身體過勞喔~ 英俊帥氣的及川先生先回家了,不要太想我<3」

「行了麼拖拉川,你再不走我就先回去了。」話畢岩泉便推門離開「啊!小岩等等我!」及川也趕緊跑出社辨。「及川さん、岩泉さん今天的訓練辛苦了!!」後方傳來部員的回應。

大約十分鐘過後,大部分的部員都已離開,只剰下花卷、松川、矢巾、渡、國見和金田一在社辨。

松川看到桌上的錢包,以為是這裏其中一人的,便提醒他們:「這是誰的錢包?把錢包放在這種地方小心忘掉帶走啊。」

「欸?我的錢包就在我的包內啊。」

「我的也是。」

「我也是啊。」

「我的錢包也在。」



⋯⋯

⋯⋯⋯

「那這是誰的錢包?」

「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

「總覺得不太好啊。」

「那能怎麼辦?」

「⋯⋯」

「好吧我們打開看看。」

猜拳輸掉的花卷把錢包打開。錢包內有數張舊得發黃的照片,照片的主角全是黑髮刺蝟頭的男孩。除了這些照片和小量鈔票以外,錢包內唯二能證明這個錢包的主人是誰的東西,就只有寫著及川徹的學生證和身分證。還有一張小卡,上面寫上一串地址,讓拾到的人能送到物主家。

花卷默默地合上錢包,內心有萬隻羊駝跑過。

糟糕了,我好像看到些不該看的東西。

「花,怎麼了?」松川一臉擔憂地看著花卷。

「不不不,沒甚麼。我很好,非常好。錢包是戀童川⋯啊我是說及川的。這卡上有他家地址,我想大約走五分鐘左右就到,而且也正好是我們往車站的方向,要不我們給他送過去吧?」

於是在沒有異議的情況下,青城排球部一行六人浩浩蕩蕩的前往他們那笨蛋主將的家。

現在,這六個身高超過180(渡除外www)的高中生正站在及川家前的鐵柵外。

「雖然我知道及川さん和岩泉さん兩人的家相隔不遠,但沒想到這麼近啊。」

「同感。現在只要轉身到對面就是岩泉さん的家了。」

「好啦快按門鈴啦!到底及川さん的母親長甚麼樣子呢?啊!説不定會是姐姐來開門啊!!」

金田一按下門鈴,不一會便從屋內傳來腳步聲,門打開了。

「你好。請問要找誰?⋯⋯欸?」岩泉一身居家服,從屋內走出來。

金田一當機,矢巾石化。

果然是這樣啊。看透世情的花卷內心OS

「這⋯這⋯⋯這裏是及川さん的家沒錯吧?」金田一回神後問。

「是啊,所以說你們這麼晚來訪是怎麽了?」岩泉一臉疑惑。

大夥兒這才想起他們是來把錢包送回去的,於是把錢包交給岩泉。岩泉接過錢包後眉頭緊皺,隨即又換上一個奸姣的笑容。

「下個上課日的午餐及川請客。」

呵,那先為主將的錢包默哀一秒,然後認真考慮一下午飯吃甚麼吧。

おわり

21-4-2018